高院再审!司机将车辆停在路边后下车查看情况时被车辆溜车致其死亡的,保险公司是否应当承担交强险及商业三者险的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 2022-05-20 12:59:55132本站fshcn

   事故发生之时,驾驶员没有驾驶车辆的实际行为,被保险车辆处于停放状态。驾驶员下车后,即失去了对车辆的实际控制能力,被保险车辆发生溜车导致其死亡。而机动车辆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于机动车辆之中,故机动车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车上人员”“第三者”均是相对概念,结合《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认定驾驶员属于类似事故中的“第三者”,保险公司应当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三者险的赔偿限额内赔偿经济损失。2021)鲁民申2933号  (2020)鲁10民终2568

【基本案情】

201993日,倪某车牌号为×车辆自卸货车保险公司投保了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下称“交强险”),保险期限自201993日起至202093日止,死亡伤残赔偿限额110000元。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下称“三者险”),保险期限自201993日起至202093日止,三者险金额为1000000元。被保险人均为倪某

20191210日,倪某驾驶自卸汽车行驶至搅拌站附近时,将车停在坡道上,其在车辆前部时,车辆发生溜车,倪某被车辆挤压抢救无效后死亡。

20191227日,派出所出具一份《处警证明》,该证明载明:2019121017时许,×派出所接群众报警称,在上停放的货车溜车,货车司机从车头下面爬出来后倒地不起,呼叫无应答,120已到达现场抢救,要求出警。接到110指令后,派出所民警迅速到达现场处置。经调查,车辆停靠在搅拌站西墙道边,车辆右侧副驾驶靠在墙上的车身扭曲,司机倪某位于车辆前侧约十米处,经120现场确认,已无生命体征。经公安机关现场勘查,倪某系胸腹部遭受车辆挤压致死,属于意外事故。排除刑事案件。

于某(倪某的家属)向法院起诉,请求保险公司赔偿因倪某车祸死亡造成的经济损失,包括医疗费、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等。

【按例说法】

法院认为,倪某在被告处投保了机动车交强险三者险,被告出具了保险单,保险合同成立。该保险合同系双方当事人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为有效合同,合同当事人均应遵照履行。

本案双方当事人争议的焦点问题是:倪某将车停放在道边,在车辆前方查看时受到伤害是否属于交强险与三者险规定的第三者

首先,根据《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第三条之规定,“第三人”的范围为被保险人、车上人员之外的受害人。机动车辆作为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能永久地置身于车上,故第三人和车上人员均为特定时空条件下的临时性身份,非永久、固定不变的身份,两者可因特定时空条件变化而转化。车上人员在车下时被机动车造成人身或财产损害的,除合同另有约定,保险人应按照责任强制保险和三者险承担保险责任。本案中,倪某虽系货车的驾驶人,但在发生本次事故时,其已停止驾驶行为下车后在车辆车方检查车辆,实际上其已失去了对车辆的控制,倪某于事故发生时处于车辆之外,在该情形下,其身份已经由驾驶人员转化为本车人员以外的第三者,属于保险标的车的“第三者”。事故发生前倪某已经将车辆停在路边,车辆处于停止状态,在正常情况下倪某难以预见到车辆会发生溜车,该事故属于保险风险事故。

交强险是指由保险公司对被保险机动车发生道路交通事故造成本车人员、被保险人以外的受害人的人身伤亡、财产损失,在责任限额内予以赔偿的强制性责任保险,其中死亡伤残损失包括丧葬费、死亡赔偿金、被扶养人生活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三者险的保险责任为被保险人或其允许的合法驾驶人在使用被保险机动车过程中发生意外事故,致使第三者遭受人身伤亡或财产直接损毁,依法应当由被保险人承担的超过交强险各分项限额以上的赔偿责任,由保险公司在保险限额内进行赔偿。

结合本案,倪某系货车的合法驾驶人,其在驾驶车辆过程中将车辆停放后因车辆发生溜车对已转为第三者的倪某造成伤害,根据交强险和三者险的约定,保险公司应当在保险限额内对第三者进行赔偿。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十七条的规定,投保人可以转化为“第三者”,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明确交强险为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既没有将被保险人排除在受害人之外,也没有把投保人、被保险人在保险事故中的损失排除在保险赔偿范围之外,故本案中的倪某虽作为被保险车辆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但也应认定为本次事故中的“第三者”。保险公司辩称倪某既是事故车辆的驾驶人,也是该车辆的投保人和被保险人,不承担保险责任的理由不当,法院不予支持。

保险公司既是本案的交强险的保险人,又是第三者商业险的保险人,根据于某的申请应优先在其承保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范围内赔付残疾赔偿金和医疗费。不足部分保险公司应在其承保的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商业保险赔偿限额范围内赔偿于

【高院再审】

法院认为,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的解释》第三百八十六条规定,本案再审审查的焦点问题为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三者险的赔偿限额内赔偿的经济损失是否适当。

根据本案现有证据及查明的事实,本案事故发生之时倪某没有驾驶车辆的实际行为,被保险车辆处于停放状态,倪某下车后,即失去了对车辆的实际控制能力,被保险车辆发生溜车导致倪某死亡。而机动车辆是一种交通工具,任何人都不可能永久地置于机动车辆之中,故机动车保险合同中所涉及的“车上人员”“第三者”均是相对概念,原审法院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道路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的相关规定,认定倪某属于本次事故中的“第三者”,判令保险公司在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机动车三者险的赔偿限额内赔偿被申请人的经济损失并无不当。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还是一个关注孩子健康成长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