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后向雇员追偿时,雇员承担赔偿责任的比例?

交通事故 2019-02-02 00:00:00153本站fshcn

【要点提示】

  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法院应根据实际情况确定雇员应承担责任的比例。

【基本案情】

        2016年5月,马某喜雇佣张某旭驾驶货车从事运输活动。同年6月23日10时40分许,张某旭驾驶某XX4869号货车(车内乘坐马某喜)行驶时,因车速太快,追尾撞至前方同向行驶的蒋某明驾驶的某XX8098号货车尾部,操作不当驶向路左,与迎面驶来的杨某云驾驶的某XX435某XX93挂重型普通全挂车(车内乘坐左某涛)相撞,造成马某喜、张某旭、左某涛受伤、三辆车不同程度损坏的交通事故。经交警部门认定:张某旭负事故主要责任,杨某云负次要责任,蒋某明、左某涛和马某喜不承担事故责任。2016年8月26日,经某市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队调解,马某喜赔偿杨某云、蒋某明经济损失43840元。交通事故发生后,马某喜修理车辆支出22913元。

        马某喜认为,张某旭作为驾驶员驾车不注意安全行驶,直接追尾撞击到同向行驶的机动车上,没有尽到一个一般人的注意义务,更没有尽到一个驾驶员的注意义务,公安机关认定张某旭应负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因此张某旭是因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马某喜作为雇主已经承担了赔偿责任,故依法向张某旭追偿。向法院起诉要求判令张某旭向马某喜支付追偿款43840元及修车费用22913元,共计66753元。

【审判结果】

        法院判决:张某旭支付马某喜追偿款13152元,于判决生效后十日内一次性付清。

【律师评析】

  张某旭作为马某喜雇佣的驾驶员,在从事雇佣活动时未能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导致交通事故的发生,属于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对于因交通事故造成第三人杨某云、蒋某明的损失43840元应当与雇主马某喜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事故发生后马某喜修理车辆支出的22913元,因不属于雇员同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范围,法院不予支持。至于责任比例的划分,因马某喜与张某旭系雇主与雇员的关系,在雇佣活动中,雇主是主要受益人,作为雇员只是提供劳务并按约定领取劳务报酬,对于雇佣活动中的风险,雇主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

  该案例涉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致人损害的,雇主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雇员追偿。

  本案中,司机是否是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就成了本案的焦点所在,也就是说,若司机是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其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可以向司机追偿。司机张某旭是否是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经审理查明,司机张某旭作为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驾车行驶,未与前车保持足以采取紧急制动措施的安全距离,是导致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交警部门认定司机负此次交通事故的主要责任。司机张某旭驾车跟车距离过近,操作不当,未能尽到谨慎的注意义务,导致交通事故发生,属于重大过失致人损害,应当与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雇主已经承担了连带赔偿责任,可以向司机追偿。

  车辆修理费是否属于可追偿范围?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规定,雇主可以向雇员追偿的范围只包括雇员因故意或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部分。所以在事故发生后,雇主为修理车辆的支出不属于雇员同雇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的范围。故法院对雇主要求追偿车辆修理费的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雇员因故意或者重大过失致人损害的,应承担责任的比例。在雇佣活动中,雇主是主要受益人,作为雇员只是提供劳务并按约定领取劳务报酬,对于雇佣活动中的风险,雇主理应承担更大的责任。据此,法院认定张某旭承担30%的赔偿责任。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还是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