送修车辆发生交通事故应由谁承担赔偿责任?

交通事故 2015-07-19 00:00:00148本站fshcn

【法律要点】

         车辆维修公司对送修车辆未尽到妥善管理的义务,将维修车交由他人驾驶,造成交通事故,车辆维修公司负有过错,应对交通事故造成的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保险公司进行赔偿的前提是被保险人对他人应负赔偿责任。肇事车辆的车主对维修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无过错,其不是赔偿义务人,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基本案情】

         2012年12月30日下午16时许,陈某到汽修公司找汽修公司员工李某办事,汽修公司法定代表人张某邀请陈某吃晚饭,同时张某还授意员工李某驾驶别克轿车(送修车辆)到吃饭地点。饭后,因李某醉酒,不能驾驶车辆,陈某遂驾驶别克车送李某。行驶途中,该车撞上打桩机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李某重伤,经鉴定构成一级伤残,达一级护理依赖(至少两人护理),需终生护理,后于2014年5月24日死亡。经责任认定,陈某承担事故的全部责任,李某无事故责任。陈某因犯交通肇事罪,已被判处有期徒刑二年,现在监狱服刑。2012年12月30日,华丽公司因其所有的别克车出现中控故障,遂由职工周某将该车送到汽修公司处进行修理,汽修公司承接该车后,没有当场向华丽公司出具报修单,该车当天停放于汽修公司处。2013年1月1日下午,汽修公司的员工向华丽公司补开了报修单。别克车在2012年3月11日至2013年3月10日期间,向保险公司投保车上人员险,责任限额10000元。李某实际发生医疗费、交通费、营养费、丧葬费、鉴定费。李某死亡前与梁某系夫妻关系,梁某、李甲(系李某之女)遂诉至法院,请求判令陈某、华丽公司、保险公司、汽修公司连带赔偿梁某李甲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并承担本案诉讼费。

【审判结果】

         法院判决:一、由陈某和汽修公司于本判决生效后十日内连带赔偿梁某李甲医疗费、护理费、误工费、交通费、住院伙食补助费、营养费元、死亡赔偿金、丧葬费、被抚养人生活费、鉴定费、精神损害赔偿金;二、驳回梁某、李甲的其他诉讼请求。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

【律师点评】

         公民的身体健康权受法律保护。《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零六条第二款规定:“公民、法人由于过错侵害国家的、集体的财产,侵害他人财产、人身的,应当承担民事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一款规定:“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依照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承担连带责任。本案中,汽修公司作为车辆维修的专门机构,除对送修车辆的维修外,本身对客户送修车辆还负有当然的妥善保管、防止毁损的义务。但作为本案肇事车辆的实际管理和控制人,授意李某驾驶该送修车辆参加公司晚宴,已存有过错,且在晚宴后、在相关人员已醉酒的情况下,汽修公司作为晚宴的组织者未安排合格驾驶员驾驶车辆致发生交通事故,其对送修车辆未尽到妥善管理的义务,造成李某最终死亡的重大人身伤害后果,对此损害后果,汽修公司负有过错。虽陈某系直接肇事者并负有交通事故的全部责任,但根据本案整个事故发生的过程看,导致本案交通事故的发生及李某的死亡后果,与汽修公司的上述违规行为及过错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故根据上述法律规定,汽修公司应依照我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三十条规定与直接侵权人陈某承担连带责任。

         本案中,保险公司作为保险人,华丽公司作为被保险人,在发生交通事故时,保险公司进行赔偿的前提是被保险人对他人应负赔偿责任。而在本案中,华丽公司虽是肇事车辆的车主,但事发时该车已送到汽修公司进行修理,并未对车辆实际控制和管理使用,对车辆发生交通事故无过错,其不是本案的赔偿义务人,故保险公司不应承担责任。

 

       编著图书不是目的,而是一个过程,一个督促自己不断学习的过程,一个提升自己理论水平的过程,还是一个提高自己业务能力的过程!

——一个编著图书的律师

返回列表

技术支持: 成都慧视康科技有限公司